以案释法:河北44岁女子怀了儿子同学的孩子引发的伦理悲剧


2011年5月12日,家住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某小区的郑先生拨打了报警电话,称自己邻居家有臭味传出,已经持续好几天。

警方刚到郑先生所说的门外,就有一股腐烂的臭味传出,两位办案民警交换了一下眼神,这明显是尸臭味……

刑警队大约20分钟后赶到,立马封锁了现场。从物业那了解到,这家原本住着一对母子,但是好几天没看到他们出门了。破门而入后,就连那些心理素质极强的老刑警都忍不住干呕起来,房间是一个小两居室,客厅中有明显的打斗痕迹,地板上的大量血迹已经干了,旁边还有一把带血的水果刀。

主卧中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女人,次卧中躺着一个青年男子,都已经死去多日,散发出浓厚的臭味。

法医和技术人员现场勘测判断:1、两位死者都是被同一把凶器杀死(凶器应该是地上的水果刀),死亡时间在8天左右;2、现场有三人的血迹遗留,其中两人的是死者,另外一个血迹应该是犯罪嫌疑人所留,血型为A型;3、家里的现金以及贵重物品都没有遗失,应该不是偷盗、抢劫,案件性质初步判断为仇杀或者情杀;4、中年女人怀有身孕,胎儿3个月左右。

随后,警方查询得知,中年女性死者刘某(本案中涉及的名字都为化名)44岁,丈夫早年去世后她一直是单身状态,青年的男性死者小马,20岁,正在本地的一所大学上学,是刘某的儿子。

无独有偶的是,小马的舍友,小刘已经有一个礼拜没去上课了,警方把目光第一时间锁定在小刘身上。

经过小区邻居的口供得知,小马由于就在本市读大学,周末经常回家,有很多次回家他都带着一个同学。得知这一情况后,警方马上对小刘的血型进行核查,发现数据库里面小刘的血型显示为A型,办案人员觉得这个小刘有重大的作案嫌疑。

据了解,小马的其他几个室友说,小刘和小马平时关系最好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亲兄弟。

那小刘会是杀害小马母子的凶手吗?刘某怀的孩子是不是小刘的?办案人员带着这个疑问,对小刘的行踪展开调查。

在前两天的调查过程中,从市内开始调查,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信息。之后办案人员转变思路,从小刘的社会关系入手,很快查到小刘在深圳有一个表哥。办案人员马上调取了火车站的监控视频,经过数个小时的查找,终于发现了小刘的身影。

小刘购买了5月7号前往深圳的车票,办案人员得知这一消息后立马上报,最终在深圳警方的协助下,成功抓获小刘归案,带回了廊坊。

原本以为审讯过程会很艰难,但是在询问过程中,调查人员一条条证据令小刘败下阵来,承认了自己杀害了小马母子二人的犯罪事实。

小刘从小父母离异,跟着父亲长大,成长的过程中就没有感受到母爱。上大学后,他和小马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,由于小马的家就在本地,所以一有空就和小马一起回家。

刘某对小刘每次的到来也都非常热心,这让小刘感受到了久违的母爱,时间一长,小刘的心理发生了扭曲,他觉得自己爱上了刘某,虽然刘某已经40多岁,还是自己好友的母亲。小刘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越陷越深。

他经常一个人背着小马去见刘某,一来二去,小六捅破了那层关系,与刘某发生了性关系。刘某单身多年,面对小刘的热情,她也越发沉迷,两人瞒着小马成为了情人。

一次意外怀孕让事情发生了改变,2011年4月3日,刘某告诉小刘自己怀孕了,小刘表示自己愿意负责,这让刘某很感动也想把孩子生下来。但是小马能接受这个事实吗?

2011年5月6日早上,小马和小刘一起回到家中。刘某将怀上小刘孩子的事情告诉给了小马,小马先是一愣,然后用错愕的眼神看着小刘,小刘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。

下一秒,小马怒了,大吼道:“我把你当兄弟,你却想当我继父”。话音未落,就向小刘挥拳而去,小刘没有任何防备的被打倒在地。小马依旧没有收手的意思,骑在小刘身上左右开弓。

刘某情急之下赶紧去劝架,却被小马一把推开瘫坐在地上。小刘见刘某被推倒在地,赶紧挣脱小马,去扶刘某起来。小马怒意再次燃烧,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刺向小刘,这一刀刚好刺中了小刘的胳膊上。

刘某看儿子已经失去了理性,忍着疼痛说:“别打了,算了,小刘你走吧,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”

小刘听到这句话,感觉不甘心,一时间进退两难。小刘看着愤怒的小马,再看向刘某,觉得自己又被抛弃了,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小马,起身和小马扭打在一起,夺下了下马手中的水果刀,刺进小马的胸部。

不但如此,小刘仍觉得不解气,对着失去反抗能力的小马又刺了几刀。刘某见状赶紧阻止,这让小刘越发失去理性,一刀刺入刘某的腹部,刘某昏倒在地。

事后,小刘把二人的尸体抱进各自的房间,收拾了一下自己,换了身小马的衣服逃离现场。

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,小刘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,手段特别残忍,情节特别恶劣,后果特别严重,应从重判罚。

《刑法》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是指,故意杀人的,处死刑、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;情节较轻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在司法实践的过程中,故意杀人从性质上可以分为两类。一类是严重危害社会治安、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的案件,如极端仇视社会,以不特定人为行凶对象的。例如前段时间,大连宝马冲撞人群致死5人案件,司机二审获死刑,这是典型的报复社会,死刑逃脱不掉。

第二类则是,因婚姻家庭、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。本类案件理论上慎用死刑,但是情节恶劣、犯罪后果特别严重的被告人除外。

本案中,小刘造成二人死亡(未出生的孩子没包含),情节特别恶劣,主观恶意极强,故对其判死刑,合理合法。

健全的家庭对孩子的成长重要性是毋庸置疑,听讼希望所有的孩子,在成长过程中都有一个健全的家庭,开心快乐地生活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